3D打印留住逝者最后的美丽

  数百件整容修正工具如数家珍,十几个头骨模型整齐摆放……自1997年投身殡葬职业以来,20多年间,上海市龙华殡仪馆遗体整容高级技师王刚在传统遗体修正技能基础上,不断提升遗体修正技能科技含量,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给家属一丝安慰,也让逝者“沉着远行”。

  引入3D打印技能

  时光倒回22年前,王刚从技工学校工商管理专业结业,适逢上海龙华殡仪馆招工,王刚由此进入了这个职业。“我从小喜爱绘画,母亲是老一辈殡葬人,从小潜移默化,让我对这个职业并不生疏。”王刚回忆起当年初度为逝者化妆的场景,心里还是不免惧怕,“严寒的感觉透过指尖传遍全身,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但手指还是会不听话地微微发颤”。

  随着入行时刻变久,王刚不仅爱上了这一行,并且开端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整容技能的未来:怎么能让逝者面庞康复如初,永久定格于亲朋心中最了解的姿态?

  所以,王刚从基础的人体结构知识学起,广泛涉猎与殡葬、医学相关的各种书本。2002年,王刚被选派去加拿大北美殡葬职业中心培训半年,“去了才了解到国内外在殡葬理念和技能等方面的差距有多大”。王刚说,加拿大不仅研究怎么让殡葬设备在操作上更快捷,还会考虑这些设备对操作者自身的劳作伤害问题,十分人性化,“这让我觉得国内殡葬职业有很多空白需求去填补”。

  2004年至2006年,王刚和同事承担了不少赴外地殡仪馆技能帮助作业。他发现,一旦发生严重灾祸事端,遗体量太大,往往不能及时处理,纵有一身技艺,却无法没有分身术。“我其时有一个激烈的主意,就是希望找到一种方法,既能确保遗体恢复程度,又能快捷操作,节省时刻。”王刚说。

  所以,王刚注意到其时刚刚鼓起的三维扫描技能。他将受损的遗体部位作三维扫描,通过电脑康复数据,然后取得逝者面部轮廓虚拟模型。之后用三维雕刻机将模型雕刻出来,后期再用手工施行面部细节上的操作,最终制作成模型,移植到遗体上。2010年,由王刚领衔的“王刚遗体修正作业室”挂牌建立,他也被业界誉为“国内遗体整形第一人”。

  但是,王刚依然不满足。2015年天津港“8·12”特别严重火灾爆炸事端,促进他引入3D打印技能。


8.png


  时至今日,在王刚作业室的一侧墙上,还挂着一排消防兵士的照片,这是天津港事端中献身的消防兵士的照片。其时,王刚作为技能外援,赶赴天津为其中献身的10位消防兵士做遗体修正。“根据安排,每具遗体在大殓前只有十几个小时的时刻可供咱们操作,所以我决议采用最节省时刻、但技能难度最高的一种。”王刚说。

  他先将烈士面部表层的焦炭去除,内部用防腐液固定,然后将表皮安排枯燥后,直接在上面用雕塑泥塑型。“捏”出一张人脸的技艺在国内几乎没有先例,这依靠整容师的直觉和经验,更需求不断地操作历练,对尽可能多的人类五官特征了如指掌。兵士们大殓时恢复的相貌让家属激动哭泣:“是他的姿态!咱们还记得他的容貌,这就是他的姿态……” 然而,这次任务后王刚再一次堕入思考。“一直以来,遗体整容职业在对遗体修正的逼真度上完全取决于整容师个人技能的掌握和展现。这明显不利于技能的传承、推广和大规模使用。”王刚说,“面对天津港这样的大型事端,时刻紧任务重,咱们迫切需求一种新型的遗体修正技能,弥补现有技能中依靠手工操作,修正时刻长,无法大批量修正的技能缺憾”。

  为此,王刚从天津回来后立即向上级部门汇报了自己的主意,很快,上海市民政局和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开端引进3D打印技能。2016年3月30日,全国首家“3D打印遗体修正作业室”在龙华殡仪馆建立,将3D打印技能与传统遗体修正技能相结合,利用创面扫描、电脑三维建模、3D打印、植入毛发、妆面润饰等技能再现逝者生动仪容,修正类似度可达95%以上,且花费时刻可缩短至2天以内。这也意味着上海遗体修正技能从手工化迈向数字化,实现了质的飞跃。

  一切生命都值得画出最美、最严肃的休止符,这是王刚的愿望。他很清楚,这需求更多的“灵魂画家”。他一直为之努力。